用水泥致敬信仰 隐于民间的”泥痴“大师马加寿


在平常人眼里,水泥是建房、砌墙、造桥的建筑材料,在云南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美术项目传承人、民间“泥痴”马加寿的手中,冰冷的水泥却是告白情感、致敬信仰的“伴侣”。什么能传达中国传统文化之美,什么是他生活中的珍贵点滴,他就用水泥雕塑什么。在马加寿手中,每尊神像皆造型典雅,宝相庄严,曲线调和,体态健美;每种动物都情态饱满,自然灵秀。冷峻的水泥却能唤醒雕塑作品厚重、沉静、安宁的气质,这份独领风骚的技艺与这位雕塑大师的坚守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。

马加寿是1947年生的昆明人,家境贫寒的他从小有着美术天赋,8岁时有幸结识著名画家、雕塑家袁晓岑并得到指点,从此,绘画、雕塑成为他一生的追求。15岁时,马加寿离家独自到西双版纳闯荡,袁晓岑“万物皆为师”的教导一直激励着他在最艰苦的条件下坚持梦想,每天劳作之余坚持田野写生,或是自学现代雕塑。中国改革开放初期,水泥这种混合硬化材料被引入到各领域建造中,艺术嗅觉敏锐的马加寿立下志向,“要像欧洲一样用水泥做雕塑,做属于中国自己文化的雕塑”,从此他开始自习水泥雕塑技艺。


与泥塑不同的是,水泥雕塑会面临操作时间紧、质量笨重等问题。25℃的环境下,水泥初凝在45分钟左右,终凝不超过10小时候,制作过程就是和时间赛跑。在制作室内外大型水泥雕塑时,还要考虑水泥自重、外力增重、外部基础环境、气候条件、沙石水泥比例、钢筋骨架配比等综合而复杂因素,不仅考验传承人速度、耐力、体力,更考验力学、物理学等学科与雕塑美学融汇贯通的深厚功底。特别对于传统雕塑而言,还讲究用特殊手法打磨光滑,现代雕塑讲求豪放厚实粗犷,只有拥有深厚的艺术修为方能对塑造物体的造型拿捏精准。年复一年的积累,马加寿的雕塑技艺越发纯熟,眼到手到心到,简单的木刀、牛角刀、刮子、胶泥、特殊水泥雕塑工具三弯,加上一双勤奋的手,顷刻间便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孔雀。

从云南目前最大的水泥组雕“英叭雅”到西双版纳横跨近两百米的《释迦牟尼应画事迹》大型浮雕,以养父母为原型塑造的“老昆明记忆”系列人物再到雕塑恩师、家人喜爱的动物,马加寿的作品充满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浓墨重彩,也充满他对家乡、对家人、对生活的热爱与感恩。

35年前,非科班出身的马加寿早已是水泥雕的行家里手,请他的人从西双版纳等云南多个州市排到了海南、贵州、“两广”、江浙一带。古稀之年,除了给学生上课,他不是埋头绘制画稿,就是蹲在院里做雕塑,家中最多也最珍贵的物件,就是他几十年来绘制积攒的上千份雕塑手稿。他最大的心愿之一是在“封山”前,能完成一个古建筑项目超大型神像人物雕塑,另一个就是找到心仪的关门弟子,将这门手艺传下去。按他的话说:“死不可怕,每个人都要走这一步,可怕的是人断了信仰和追求。”


策划丨 刘卿

文案丨 刘卿

拍摄丨 代巍 马海龙

剪辑丨 代巍

配音丨 曾皖